信息功练习体验 by T.Y. Liu

前年三月份,我與父母一同上了初級班,練習氣功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彼此督促練功,分享每一天的感受成了例行功課。
總體而言,練功兩年多,我的身體好多了,生理期頭痛至嘔吐的情況得到改善,十多年的咳嗽漸漸好轉。期間經歷了許多不同的練功階段: 第一次在課堂上練站功,雙手發冷,大師囑咐不能喝冰水;頭幾個月練功,雙手向下“撈氣”為多;繼而雙手揮舞,像太極拳的動作,也像抽象現代舞;偶然發現自己的動功與音樂合拍,索性放著音樂,讓身體隨之起舞;有时彷彿陀螺無止境地旋轉,想起以前學過一點芭蕾舞,好像也無法轉這麼多圈,在練功的狀態下越是專注於下丹田越不會頭暈,眼前飛轉的事物彷彿都與我無關;有时筆直站立、雙手向上,似乎有條線牽著我一直往上拉,好像天線寶寶。后来大師在電話中對我考試完,練功多了彎腰頭朝下、手往後擺的姿勢,頭頂會向地面接近並維持一段時間。考試後一個月,站功終於漸漸靜下來,雙手維持在與下丹田等邊三角的位置,氣感強烈,偶爾雙手會上升到胸口靜置,反向合十。
上個月第一次請大師看診,大師一點一點精準列出我的問題,就連我想說什麼都知道。治療時,師母問我後腦勺有沒有感覺,當時還遲鈍無感,治療完回家練功,果然開始有麻麻的感覺,躺下練臥功時,腳底寒氣颼颼外竄,持續了若干日子。晚間就寢就算不是在練功,也常有寒氣通過手與腳排出。治療過後的第一次生理期,延後了一週多,腹部不再漲痛,經血是液狀,大不同以往的濃稠甚至結塊如果凍。經過一次治療,練功也有所提升,尤其站功會自發加強大師說到的問題,如按摩後腰,覺得身體像電腦經過一次重新開機一般,由大師進行了重新編程。
採氣與排毒也是我每天的功課,而且趣事橫生。我習慣在中午休息時,到戶外活動。Berkeley有棵我很喜歡的小松樹,曾經在採氣時,有松鼠好奇地跑到我腳邊,又爬上松樹沿著枝椏迎面朝我走來,撥開松針好奇地看我在做什麼。還有一次,原本一如往常地被這顆小松樹吸過去,片刻後暑期夏令營的小朋友在旁追逐嬉戲,小松樹突然把我推開,那是第一次體驗到推力而非拉力。孩子們散去後,它又把我吸過去。後因工作搬到費城,辦公室外有個生態池,每每推開門走到戶外,還沒開始練功,手上就有氣感,掌上出現許多白點。在那裡排毒採氣時,常有麻雀飛到身旁,其中有些會靜靜陪在身邊,直到我練完功。
練功除了讓身體變好,也让我變得比以前更敏感。天氣熱時,以前會想吃冰,現在連吃冰的慾望都沒有了,反倒是看到冰品可能會皺眉頭,也許身體自己知道需要什麼不要什麼。以前對於二手菸視若無睹,現在隔著一段不近的距離就可以聞到味道,想繞路避開。進到一些老舊的建築物,聞到地毯一股潮濕的氣味,或是搭乘公共運輸系統,容易覺得噁心想吐。有幾次去醫院參加學術研討會,會後往往頭痛不適。情緒上也很敏感,看到難過的新聞、感人的故事,很容易有所感觸和流泪。
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快速學會一套簡易有效的功法實在幸運,尤其看到父母親也因為練這套功法而改善健康,對此,我要特別再向大師致謝一次!看到父母身体好轉,甚至比過去未退休時更健康快樂,實在是我孤单的研究生活中最快樂的事。他們在臺灣,我遠在國外,想到練功的點點滴滴,聽他們分享健康好轉的事實,常一個人感動到眼淚忍不住掉下。如今回想,一個健康狀況比常人略差的人,因為努力追求健康的方法,而終於達到比常人健康的境地,或許“禍兮福之所倚”可以做為這份體悟的註解。
我是幸運的孩子,既然上天賜給我這份機緣,期勉自己能學好高級班的內容,幫助身邊的人。許多安靜的時刻,常默想著“希望我能把大家都照顧好”,如今這個願望找到了實現的途徑。記得師母說過,“當學生準備好要學時,老師自然就出現了”,很喜歡這句帶著哲理的話。在追求健康這件事上,既然上天在我的生命中安排了貴人,有機緣能夠認識大師,自當惜緣,不負所望。

201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