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對氣功的神奇體驗

文 | Sam. S.

圖 | 魚魚

2009 年五月美國國殤節數日,是我一生中最難得的機緣,有幸認識趙學忠大師,請他為我治病,並跟他學習氣功。這六天的種種經歷,套句瓊瑤小說的文藝腔來說:“真是深深震撼了我!”

五月二十一日,第一次見到大師,我尊囑躺在床上,全身放鬆,由大師為我診斷。“你腎臟有病,心臟受過傷,脊椎骨受過傷,左肩痛,雙膝痛,對碼?” 不到一分鐘,趙大師僅用眼睛掃描我全身, 便說出了我的傷病史。的確,我患有腎結石;雙膝痛是因為關節炎;心臟是高中時意外受的傷; 脊椎骨是十八年前車禍受的傷,去年才發作。當時經過三個神經科醫生會診, 用一堆儀器,CAT Scan、 MRI、Electro Probe,檢查了幾個鐘頭才查出是車禍損傷了神經元, 導致我右手失去功能和左肩劇痛。這數十年的傷病,大師一眼便看出了,比那些醫生、儀器可快多了。我心想,這可真神奇, 但更神的還在後面呢。

只見大師用手捏了捏我的大腿和膝蓋,用指節輕壓我的心臟,和我一邊聊天,一邊用手由上而下“揮撣”,如在趕蚊子般。突然,我的雙手小臂有如螞蟻在爬,又像有電流通過,繼而馬上擴及全身,由頭到腳,有點酸,有點麻,有點癢,有點痛。然後,背部和腰部的肌肉開始顫抖,身體左擺右搖,我不禁呻吟起來。大師說:“別怕,我給你打通了。” 我呻吟中說不怕,此時身體的反應異常強烈,全身弓起,胸腹腿都在波動,手腳麻癢。

五月二十三日,我參加了大師的氣功初級班。在課堂上第一次練站功,一分鐘左右,我就有了自發功出現,身體前仰後傾,擺動越來越大,同時感到頭上好像有一圈熱氣沖出,從頭到腰有麻癢之感。而學坐功五分鐘左右,我便開始在椅子上打轉,甚至將椅子往後翹起落下,發出碰撞之聲。在練仰臥功時,我感到背腰處似有波浪將我推起;而在練側臥功時, 我的一隻手掌仿佛有一只鉛球沈沈地在握在掌心中, 另一隻手掌則五指發麻,如有電流通過。在練採氣時,我們四個學員圍遶一棵不到二尺的小樹練習, 當時我心中想著要採氣,便覺迎面一股勁風把我推得往後退了一大步,如是四五次。

後來幾天,我自己在家練習,也體驗到了種種神奇的經歷。比如二十五日我練站功時,三十秒後便全身擺動,不由自主地往前跳又往後蹦。 兩三分鐘後突感頭頂發漲發熱,正詫異中,頭頂百會穴有如給人用針刺了一下,全身熱氣都往上升,由頭上散了。練了三分多鐘后收功,我已額頭冒汗,髮根微濕。

再比如二十六日那天,起床後我感到自己有些頭疼和流鼻涕,心想是要吃藥呢還是練功呢? 最後我決定練功試試看。 一如前三天,三十秒內我的身體開始前後擺幌、轉圈和蹦跳,隨後雙手勞宮穴中感到氣流膨脹,氣沖上頭。練了短短三分多鍾,頭便不痛,鼻涕也不流了。更奇妙的是,我的手臂和小腿又麻又癢,雞皮疙瘩擴到背部, 而且持續了一個多鐘頭。

總而言之,短短幾天內大師治癒了我的膝蓋疼、左肩疼和胸悶之病。大師氣功之神奇使我有如空手入寶山,滿載而歸。有感於大師悲天憫人之心和對中華文化的繼承,我情不自禁化感慨為詩,以抒種種體驗帶給我的亢奮之情:

趙燕有豪賢,學貫人地天,忠氣塞蒼冥,大剛至柔巔。師扁亦承華,存活數無邊,念我病殘體,之宇迴大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