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心 救命 信息功 (1)

文, 圖 | Chialun L.

3/2021

前言

追隨大師二十多年,看過聽過很多嚴重病例, 以為自己已經了解生老病死。但經過這一次兒子心臟出事之後,才知道除非自己親身經歷過,否則也僅是自以為是的想法罷了。

兒子Steven 從小就有先天性心臟病,是非常少見的單心室(single ventricle)。簡單的說,他只有正常人心臟的一半,小時候就動過兩次心臟手術,主靜脈全部接到肺,不再經過心臟,等於只有半顆心臟的功能。自從2000年認識大師之後,十幾年來他的心臟都是由大師來照顧保養的,狀況奇好,成為史丹佛兒童醫院心臟科最佳病例,所有醫生都視他為治療成功的模範生。

但這個模範生卻在2018年6月出事了,以下就是我們一家由大師師母細心呵護之下,辛苦奮鬥兩年的故事。而自己在MZI診所多年臨床實習所受的訓練及經驗都派上用場,同時亦驗証了信息功在現代中西醫之外,提供另一種全面性及整體性療法。

暈倒 無呼吸

2018年6月因房屋整修在家監工,那天中午時刻眼睜睜地看著兒子在後院突然倒下去,無法呼吸,叫也叫不醒。幸好我跟我太太都在家,趕快打911,在等待救護車之時,911電話人員一直要我報告兒子的情況,要我檢查他的呼吸道。我知道這並非是呼吸道的問題,決定置之不理,趕緊聯絡大師,而這個決定最後則救了兒子一命。大師當時馬上開始遠程治療,三分鐘之後消防部門paramedics首先抵達,開始搶救,救護車的EMT也隨後到達,準備送醫院急診室。由於病情嚴重,不允許家人一起搭乘救護車。

送醫院的途中大師一路保護著他,叫我開車跟著救護車走,此時都還不確定兒子恢復呼吸了沒? 救護車一路響著警笛往醫院行駛,開到一半時警笛突然關閉,心情之複雜不知道該怎麼想?但也明白一定要穩住自己才能幫助兒子。

到了醫院後,驚心膽跳地進入急診室,看到兒子己經清醒穩定,著實鬆了一大口氣。兒子暈倒的原因是心室顫動,是心律不整中最嚴重也最致命的一種。一般的心律不整是心臟心房跳動過快,導致暈眩不舒服,但心室仍持續提供血壓,沒有致命危險。而心室顫動則是心室快速跳動,反而無法供應血液及氧氣給所有器官,導致肺部無法正常呼吸,這個情況一旦超過3到5分鐘,器官就會開始壞死。

兒子雖然已經清醒華盛頓醫院急診室的醫生一看到他在史丹佛的病歷,不敢掉以輕心,不但不敢放人,還馬上要求轉送史丹佛醫院心臟科加護病房。醫生說,當時在救護車上不論施做CPR, 電擊,腎上腺素…等,都沒有發生作用,事後醫生也查不出來,為什麼當時心臟竟能恢復正常跳動?但我們心裡明白:是大師把他救回來的!也只有信息醫療功才能達到如此神奇的效果。

心室顫動 第二次

轉到史丹佛醫院心臟科專屬的加護病房,休息了幾天,心臟科醫生認為要做心臟的心電生理學研究(EP study) ,才能完全了解 Steven 的心臟狀況。這算是一個醫療療程,經由大腿靜脈用導管進入心臟內部檢查及治療心臟的放電程序,不算是手術,醫生也說相對安全。但是在做之前,我們還是請大師幫忙觀照著,大師問了幾點鐘開始、預計何時結束。

在做EP study的當天下午大師打電話來,説他遠程掃瞄找不到兒子的跡像,有點擔心。我還跟大師講,醫院延遲是常見的情況,應該沒問題吧?!…不到5分鐘,醫生突然帶著神父出現,我們的心立刻涼了半截。他們告訴我們出了問題,心室顫動再度發生,心臟又驟停無法供應血液,正在搶救,CPR、電擊、腎上腺素都用上了,心臟還是沒有恢復跳動…我和太太守在手術室外面,腦子裏一片空白, 每分每秒都提心吊膽。大師一直在電話上幫 Steven 遠程治療,急救了將近10 分鐘,心臟才終於恢復正常跳動。

好不容易推出手術室回到加護病房時,點滴架上掛著二十多種藥品。光是血壓監測就有五處之多,左右心房、左右心室、肺動脈、全身血壓監測是在手腕上的動脈內。我們隨時盯著血壓、心跳、及氧氣的數據,有幾次看著心跳往上飆,血壓卻往下降低, 一堆醫生護士就衝進來 ,趕快以大師教的功法幫他補氣順氣,也牢記大師的提醒,兒子目前的心臟非常微弱,經不起力道強的氣只能用非常輕而柔軟的氣導引補氣,心臟這才又穩定下來。

西醫的方法通常是:剛開始用大量藥物來穩住心臟,病情穩定之後,腎功能指數可能因此下降,所以用藥又不能太強。無法像大師的信息醫療功,能全方位整體性的調理病人。只能各種藥物來來回回調整,這些藥物雖然有效,但是因為毒性太高,並不能長期使用。穩定之後就要開始調整減少藥物,這時又要緊盯著儀器,有時心臟沒辦法適應,就得趕快再把藥量調回去。

加護病房裡每天都有數不盡的問題要面對,如心臟的壓縮力、心跳太快、腎功能指數、血壓、動脈内血壓、心臟內部三個血壓、肝功能、氧氣濃度、發燒體温降不下來、體重下降、預防血栓引起中風 (有藥物引起的血栓 、病床躺太久引起的血栓)…等等。

這段期間除了每兩天跟大師約的電話治療,大師每天早上大約5點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幫Steven 遠程掃瞄及遠程治療。一天凌晨4點,太太、兒子及我三個人同時在病房突然醒來,後來才知道大師那一天4點起來幫Steven遠端治療,而我們三人同時感覺到。然而在加護病房裡也不是每天都會有進步,在身體極為虛弱的情況下,心情容易不穩定。而信息醫療功不只有助身體恢復,也能幫助穩定心情。也因為大師的照料,才能一天一天好起來,終於在一星期後轉到心臟科普通病房。

轉到普通病房後,才很震驚的發現己經被轉診到心臟衰竭科,在經過這兩次嚴重的打擊,醫生認為兒子的心臟已經不堪使用,不太可能出院了。開始朝向心臟移植的準備,連續一個星期,醫生們包括心臟科醫生、移植評估小組和心理醫生,開始驗血及做各式各樣的檢查及調查評估。每天早上巡房時,醫生加上護理人員、藥劑師共十幾個人都在我們面前討論病情,也因此我們對心臟的電波,結構,功能都非常了解..心臟如何放電、放電途徑、控制心室和心房壓縮…

兒子的心臟非常特殊,住院不到兩星期,病歷己傳遍整個醫院。新的值班醫生進來時,都說:久仰大名,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開病歷討論會時都已熟悉了。一個心臟在短短的一個禮拜內經過多次的打擊,但是經過大師的調理,Steven已經能下床走路,讓這些世界權威心臟科醫生都覺得實在不可思議。

然而心室顫動是沒有藥可以醫治的。唯一能控制的藥 Amiodarone 被 FDA 列為黑箱警告(black box warning) 是非常危險、非常毒的藥。在高劑量的情況下,一般人只能撐幾個月,接著主要人體器官就會開始壞死。但經過信息功的治療,對心臟加強調理,藥已經改成低劑量,而且沒有再犯過病。醫生開始考慮讓他出院,但出院的另外一個問題是無法預測心室顫動什麼時候會發生,必須在3到5分鐘內馬上處理急救。一般的心律調節器(pace maker ) 是沒幫助的,唯一有指望的是 ICD(植入式心臟復律除顫器)。簡單說就是植入式心臟電擊器,但是兒子的心臟太特別,必須重新設計,而最大的問題是必須開刀把ICD放在心臟後面,有可能再觸發心室震顫。

醫生認為一定要裝ICD,出院才有保障,但我們非常擔心手術時又會發生心室震顫,那怎麼把他救回來? 每天與多名心臟科醫生討論,在將近十多位醫生與護理醫師(NP) 的討論會上,我們問醫生,如果手術中發生意外心臟停止,怎麼辨?醫生回答,就裝葉克膜,之後再裝人工心臟,然後再等心臟移植。 也就是說要連續三次開胸手術,再強壯的身體也受不了,更何況已經被折磨兩次了。我們也請教了大師師母,大師師母認為絕對不能再開刀。二個月後也證明大師師母是對的!

我們不做ICD 手術的決定把所有心臟科醫生都嚇壞了,堅持不讓出院。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天天面對多組醫生,一組醫生是要勸我們動ICD 手術,另外一組是要做心臟移植評估。心臟科醫生們天天開會討論,我們則每天接受移植心臟的評估,後來醫生怕肝臟也受損,又加了一組肝臟科醫生做肝臟移植的評估。還有心理醫生也對我們全家做評估。

我們最安慰的就是每天的氣功治療,不管是大師的遠程療程或是自己幫兒子的調理,我們可以感到Steven有進步。更大的幫助是讓我們有機會平靜下來思考,面對下一步的決定。而最讓我們感恩的是大師師母親自到醫院探望我們,帶來營養美味的餐點,這是住院一個多星期以來我們第一次真正吃飯。還有接下來MZI同學每天送餐,及幫我和太太在醫院即時氣功調理 MZI就像一個大家庭。大家的愛心及親情,支撐了我及太太渡過艱難的一個月。

跟隨大師學習氣功多年,才能沉著的承受強大的壓力,並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性命攸關的決定。醫院樓下有個花園中庭,每天固定去排氣練功,醫院內充滿的病氣、廢氣、 藥毒氣,長時間的待在醫院內,難免會帶到身上,遲早會病倒。這段日子就靠著信息功,淨化自己,排除廢氣及恢復體力,淨空後才能保持頭腦清晰,面對各式各樣問題,也只有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才能幫助兒子。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