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測試理療案例(淋巴癌)         

蔡亞麟      Nov.3, 2021

自從二月初上完MZI進階四課程,到目前已經做了兩百六十五次,三十五位病人的遠距測病理療。七月以後減少接收新病人,專注幾位長期病人的理療及維護。以下與各位分享的淋巴癌病人案例已經累積四十七次理療,是花費不少心力且相當有臨床意義的例子。在徵得病人同意後,聯手寫出。

這位病患是舊識,一向身體健康,連感冒都少有。在今年四月一次例行體檢驗血報告中顯示腎功能指數異常。醫生決定照上半身的x-ray, 發現在右腎旁輸尿管上有腫瘤。經超音波及CAT scan,附近淋巴採檢確認為Low grade B-cell lymphoma, 一種淋巴癌,有拳頭般大小。病人居然毫無疼痛的感覺。六月中旬嘗試對腫瘤做組織採樣(biopsy) 沒有成功,顯示瘤子是一團沒有強固具體結構的mess,是典型快速成長但未及分化的惡性腫瘤的細胞集合體。

病人的腫瘤科主治醫師建議用Rituximab,一種針對B-cell表面CD20 marker protein 的單株抗體,及放射治療一起來對抗這個惡性腫瘤。Rituximab是一個蛋白質,毒性遠低於放射或一般化療,有很大的專一性。但是其他幾種白血球也有CD20表面受體蛋白,也會與Rituximab作用,造成白血球數量減少及一些其他的副作用。不過倒不會怎麼干擾我們的信息功理療。Rituximab也是曾經處理我亡妻四期淋巴癌的第一線藥物。由於病人及其家屬對放療的強烈副作用十分關心,病患連絡上我希望嘗試氣功療法。

 因為本人對治療癌症毫無經驗,因此請病患與趙大師連繫,但也預警趙大師巳多年不處理晚期癌症病人了。雖然明知氣功對治療淋巴癌有效,但因為知悉病人即將接受放療,師母終究沒能接受這個病人。病患把師母的回答轉告我。但因為病患自覺這次的疾病是情緒影響,以致氣場堵塞而造成,基於『對症化解』的概念,仍然希望能接受氣功理療,而不用傷害性較大的放療。雖然MZI仍接初期癌症病人,但是病人一旦接受放療或化療,氣功師必須在放/化療後六個月毒性降低之後才能上手。因為病人的誠心及對氣功的高度期望,尤其本人亡妻亦因淋巴癌過逝,我答應病患試試看。事實上,這對我也是一項極有意義的挑戰和重要的學習經驗。

六月六日我們開始第一次理療。因為疫情及患者的住處較遠,決定做遠距離理療。不過理療是全身性的,即使六月初的PET scan (中子放射掃描)似乎顯示癌細胞沒有明顯的擴散。因為我們相信病人必須全面提升免疫功能去對抗癌症,而不只是專注在瘤子本身那個小區域。第一次理療果然發現除了腹部,包括腎臟,有大片能量阻塞,右胸,頭的左面,左肩臂,及前面喉,胸骨部分,右胯骨都有阻塞,還兼帶耳鳴。花了不少時間清掃。因此與病人訂下長期療程:一週三次,大都在週三,五,日三天。第三次及以後的理療除了全身清掃,在理療後段以雙二指禪化瘤子十分鐘到二十分鐘不等的程序。

同一時間,病患也與自己的主治醫師達成共識,暫時不考慮用放療。六月廿五日再做一次CT scan, 著手準備做四次單株抗體標靶治療。

自六月初到十月三日,本人為病人共理療四十七次,其間穿插七月廿一日到八月十一日的四次Retuximab處理。八月十七及十月一日又各做了一次CAT scan來跟踪瘤子的大小。現在把所有手頭數據總結在圖一。縱軸是以CT scan 測出的瘤子大小(V= (4/3)πabc立方厘米, a/b/c 是橢圓形瘤子的三個軸長的一半),而橫軸是時間(天數,以五月廿七日做第一次CT scan那日當做第一天)。六月廿五日CT scan只提供了腫瘤兩個軸長的資料,所以我以其中一個值當做相同長度的兩個橢圓體的軸來計算瘤子的體積以便進一步分析。氣功理療及Rituximab處理的時間點分別以粉紅色及藍色垂直短線代表。黑色曲綫是對兩組(四點,紅色和黑色圆點)數據的單一指數函數的fitting。

顯而易見,紅點的數據比較吻合單一指數函數:y= a × e-kx, 所以我們就專注於上方fit較好的數據(紅色圓點)。瘤子大小以幾何級數而非線性關係減小,表示癌細胞雖然快速生長欠缺分化,但細胞之間是有能量連結,而非獨自運作的。氣功能量及中途的單株抗體處理造成癌細胞以幾何級數減少亦表示效力非常強大。在第二次CT scan之前,光是信息功遠距理療巳讓腫瘤減少~45%,而在第一次Rituximab處理之前,由指數曲線估計瘤子已減少了~75%。四次Rituximab處理加上不間斷的氣功理療再把瘤子相繼降低到~12%(八月十七日)和~8%(十月一日)。這個最後一次CAT scan量到的:原有瘤子大小的8% 比指數曲線的期望值,~4%,高了一倍,可能表示瘤子最先生成的核心部分比較強悍。最後四十五天的信息功理療只把瘤子減小了三分之一。不過下一次CAT scan 要在做完每兩個月一次,共三次,的維護性Rituximab處理之後才照。也就是說在六個月以後。所以在此刻做一個分析報告是十分恰當的。無論如何,氣功在化瘤子的功效上又再度得到驗證。

瘤子大小的數據與病人腎功能測試的結果有明顯的對應關係(表一)。血清creatinine(肌肉內儲能分子)自5/18的 1.42 mg/dL 減少到8/18的 1.11 mg/dL, 再減到 9/24 的 1.10 mg/dL (正常值是0.75 – 1.25 mg/dL); 而EGFR (Estimated Glomerular Filtration Rate) 也是由比較低的36 ml/min/1.73 m2 升高到49,再到 50 ml/min/1.73 m2 (正常值是 60 ml/min/1.73 平方米表面積,代表腎小球過濾和腎臟再吸收的功能)。到九月廿四日為止,Creatinine已恢復到正常水平,但腎臓再吸收的功能(EGFR) 還沒爬升到正常區間。瘤子大小在這三個時間點自圖一指數曲綫來推算分別是最初瘤子大小的 100%, 11.8%, 和 4.6%。就如上述的,第二點的期望值接近實際觀測值,但第三點則小於實測值。自8/18到9/24腎功能指數的進步有限,類似瘤子大小的變化,再度顯示瘤子核心部位的頑強。

信息功遠距理療不但使瘤子有效縮減,同時也使全身能量的通暢度提高。在八月中以前總要花一小時或更多清掃病人不同部位的能量堵塞,有新的也有反復發生的,尤其以頭部左前方及左肩,臂反復次數多。病人的精力仍十分充沛,只有在八月中旬補過一次氣。八月廿二日以後能量流通逐漸有明顯進步,八月廿五日因施打Pfizer疫苗第三劑,病人感到瘤子疼痛,全身氣場通暢性一度降低,但九月五日開始一直有傑出的表現(我的評分在九十分以上),而我的理療時間也逐漸縮短。病人對瘤子的感覺從最初的疼痛,發冷,到發涼,溫熱,有壓力,轉動,抽動到平和,安靜。而我對瘤子測試的感覺從微痛,酸楚到平靜,到幾乎無法感覺到患處的存在。現在瘤子大部分時間都相當平靜。我們理療的頻率也在十月初從一週三次改為兩次。

能讓腫瘤的大小在四個半月減少百分之九十,除了我的外氣理療,Rituximab的標靶治療,更重要的是病人的密切合作及心理建設。從六月初遠距理療一開始,我就再三重申造成癌症的三大原因:內在因素(遺傳及其他潛在疾病),外在因素(食物,生活環境,工作性質)及情緒掌控。尤其情緒因素常被人忽略。在與病人交談中知悉病患一向健康,生活規律,飲食睡眠都非常正常,沒有接觸特異的不良環境,尤其疫情期多半待在家中。按照病患自述,自己的癌症,完全是情緒因子所引起。病人事業上的合作夥伴,一直認為是可以生死相託,情逾手足的朋友,最後卻倒戈相向,使得一生心血,付諸流水。這個創傷,讓患者懊惱悔恨,悲憤驚嚇,尤其想到盛年不再,已經無法從頭再來的絕望感,結成一層厚繭,讓病患承受無法負擔的壓力,終致引發惡疾。

我在六月底與病人重新復習站/坐和臥功要領,鼓勵病患連同排氣/採氣多加練習,強調鬆靜自然,身心並練的要點。先後用自死亡邊緣回來的淋巴癌病患Anita Moorjani(靈性講師), 療癒名師Hew Len (零極限), Barbara Ann Brennan (光之手), David Hawkins (Consciousness Energy Level), 和Donna Eden (Energy Medicine) 作例子鼓勵病人經常保持正面情緒,提升意識能量層級,從而降低交感神經的活性,提高副交感神經系統活力,強化全身免疫功能,改變瘤子的能量氛圍。病人都非常專心的去閲讀這些資料,頻頻給我回饋及討論。尤其台灣淋巴癌患者李豐醫師的「我賺了三十年」一書,讓病患看到一位年輕女子都能抗癌成功的毅力與勇氣,更堅定了病患的信心。

病患的能量狀態在治療過程中逐步提升。七月二十五日理療中竟向我建議:今後可否不要用「打瘤子」的說法,或「對抗」瘤子的概念,改成「感化瘤子」,本人欣然同意。病患在理療前的自我報告,及理療中的現場回饋,非常認真積極,對我在理療程序及意念強度的調整上有很大幫助。病患也十分感恩,堅持要和我相見,當面致謝。相信病人的自癒能力也在理療期間逐漸增長。

本人認為這次為癌症病人化瘤的經歷是理療師與病人良好合作的案例,也是我們信息功身心並治的實踐。雖然下一次CT scan的數據要在半年後,我相信病人自身的感覺,本人的測試及其它方法例如驗血報告中腎功能指數,也能在這半年內當做化瘤程度的參考。我們有信心完成這個化瘤的任務。讓我們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