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知我心

本人为六十年代毕业的中医师. 因身体健康欠佳, 已退休多年. 大约一年前开始感到 胸闷及胸痛, 疲惫头晕, 懒言乏力 (心率约 40-45/分), 睡眠情况很差. 有幸王仁璐教授热心向我介绍了赵大师的特异功能背景, 建议我去求医. 虽然我早已知道有特异功能及气功能治愈各种疑难病症, 但是以前大多病痛可以自己解决, 另外也担心社会上有很多鱼目混珠者, 所以从来没有去试过. 这次因为受病痛折磨已久, 自己又无能为力. 因此, 抱着试一试的犹豫心情去向赵大师求医.

超越時空治療抑鬱症

從前並不相信氣功,覺得那只是魔術師的技藝;在剛接觸到氣功時,感覺到既新鮮又神秘,卻又有點難以置信, 直到我莫名奇妙地患上了抑鬱症,才真實地感受到氣功的浩瀚威力,才真正完全地信服了!

練功的喜悅

2018年11月3日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我有幸參加了趙學忠大師的信息康復功初班. 年輕時好動,各種運動都喜歡,還學習了合氣道三年,每星期練習四天,直至升上了黑帶初段. 合氣道有很多投技,在練習過程中,每每被對方摔倒地上.周而復始,當時整個脊椎由頸椎往下都有傷患,但因年輕,過了一段時間沒痛就以爲沒事了.

踏出助人的第一步

猶記得在 Fremont 時和師母閒聊,她說有師兄師姐說找病人不容易。我當時完全沒想到這會有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天。由於畢業後仍留在美國一星期,所以回港前已知會各方好友,我高級班畢業的好消息,但萬萬想不到,除了恭賀說話,很多朋友都帶著懷疑的態度,尢其是身居要職、理性感強、少病少痛的中年朋友,很難三言兩語讓他們相信氣功治病。

Encountering Qi Through Master Zhao

On Thanksgiving day, we received the email from Mrs. Yen.
“Dear Master Zhao and Sharon

I am thinking of Master Zhao today because it is the day. I sincerely hope he is doing very well as before. This may be too much to ask for when we are all aging. At least I wish his days are peaceful and his family doing well. I reflect on those days we were seeing him so often for his care and I am grateful for our encounters. As expected, in our old age we have the challenges of medical issues and we are not as mobile. Still, I hope to drive up north to see him personally soon, please tell him to stay strong for all of us.

大師和師母的香港之旅2018側記

我是大師2012年在香港舉辦的信息康復功初級班學生。 那是大師第一次在美國以外地方辦氣功班。

Nov2 因爲家中有事不能参加大師和師母的歡迎午宴及晚宴,只能下午到信康館拜訪大師和師母。沒見面一年有餘,大師和師母都比上次聚會時精神及年輕了。

北京著名氣功師答本刊記者問 (上) (原載《體育博覽》1986年6月) An interview with Xue Zhong Zhao, the renowned Qi Gong master in Beijing By Liu Xian-Zong (Sports Vision – June, 1986)

編者按:本刊自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發表“神乎其神但又千真萬確”一文後,引起了許多讀者、特別是患者的注意。慕名到趙學忠氣功診室就醫者絡繹不絕。但同時,也有部分讀者和患者持懷疑態度。趙學忠醫師是怎樣用氣功測病的?氣功治療那些疾病效果最好?等……是廣大讀者更是衆多患者所關心的問題。爲此,本刊記者專訪了現“北京華怡中醫聯合診所”氣功醫師趙學忠,並摘編了部分患者來信。

信息功治愈經驗分享

除了自身康復,我也給家人和有需要的人們作氣功治療,效果不敢誇說超卓,但是,依我細心觀察和實踐所得,下列一些比較輕的病症,是我現階段是可以通過信息氣功幫忙舒緩以及調節,並且有一定成效,這些包括:

隔著太平洋的電話治療

家父於四月底在宜蘭被摩托車撞到,雙腳骨折,於第一時間內動了第一次手術,將骨頭用鋼釘接合。幾星期後又做第二次手術,將露在體外的骨頭放入體內。後來因為家父年紀已八十三歲又患有骨質疏鬆症,所以鋼釘位移需重新調整,做了第三次手術。

奇蹟與感恩

我是2015年9月28號初級班的學生。這個日期我牢記在心,因為它是我這一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