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著名氣功師答本刊記者問 (上) (原載《體育博覽》1986年6月) An interview with Xue Zhong Zhao, the renowned Qi Gong master in Beijing By Liu Xian-Zong (Sports Vision – June, 1986)

編者按:本刊自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發表“神乎其神但又千真萬確”一文後,引起了許多讀者、特別是患者的注意。慕名到趙學忠氣功診室就醫者絡繹不絕。但同時,也有部分讀者和患者持懷疑態度。趙學忠醫師是怎樣用氣功測病的?氣功治療那些疾病效果最好?等……是廣大讀者更是衆多患者所關心的問題。爲此,本刊記者專訪了現“北京華怡中醫聯合診所”氣功醫師趙學忠,並摘編了部分患者來信。

信息功治愈經驗分享

除了自身康復,我也給家人和有需要的人們作氣功治療,效果不敢誇說超卓,但是,依我細心觀察和實踐所得,下列一些比較輕的病症,是我現階段是可以通過信息氣功幫忙舒緩以及調節,並且有一定成效,這些包括:

隔著太平洋的電話治療

家父於四月底在宜蘭被摩托車撞到,雙腳骨折,於第一時間內動了第一次手術,將骨頭用鋼釘接合。幾星期後又做第二次手術,將露在體外的骨頭放入體內。後來因為家父年紀已八十三歲又患有骨質疏鬆症,所以鋼釘位移需重新調整,做了第三次手術。

奇蹟與感恩

我是2015年9月28號初級班的學生。這個日期我牢記在心,因為它是我這一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大師緣

過去幾年,我由於工作繁忙,身體過度透支而經常感到疲倦和氣色不好。2008年初,年度體檢報告指出我的 AFP(Alpha-fetoprotein)升高到 71。 正常值應該小於6,我父親當年就是因為 AFP 值升高而診斷為肝癌的。

練功自癒實例另一則

年初視力出現平行重影的現象,尤其往右後方視物非常顯著。長時間看電腦螢幕或身體比較倦怠時,重影的現象加重。到後來開車換右道時得至少看兩次以上才能轉換。

見證神奇

我是2015年9月有幸跟大師學信息功,當時的我身體很糟糕,懇請大師救我。大師說只要我肯練,一定會好。迄今練功已有七個多月了,這段期間,我每日堅持練功,沒有一天斷過。現在練功已成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看到現在不一樣的我,我很感恩大師對我的幫助。現在就說一說練功這幾個月來我的奇妙變化。

Healing is a Blessing by Bambi

“Dear Master Zhao and Sharon, My sincere gratitude for all that you have done for me.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gift of healing and for giving life energy back into my sick body. I now have the chance to live life free from the pain and experience it with a more positive mindset as…

My Qigong training experiences to date under Master Zhao by Harry P.

I’m very grateful and very fortunate to have met Master Zhao. I am a scientist, which means a little bit “stinky scholar”, and I am a bit of a jerk. However, I have traveled and studied far and wide to improve myself and met many remarkable people but Master Zhao is unique and beyond description…

拋開抑鬱 迎向光明 by Judith Ho

我意外聽到一個故事,深受感動,於是代筆用第一人稱,替她寫了下來, 當下很多優秀的年輕人,自殺輕生,遺痛父母,真希望可以把他們全部都救起來 !

啟迪 by Tanya Li

如今想來仍然覺得冥冥之中似有註定,讓我在最需要解惑的時候有幸遇到趙學忠大師,不僅為我治病,更給我“換腦子”,教導我轉變人生的態度,讓我對自己、對生活有了更美好的認識。

仁心燦爛初級班 by CK 

2017年六月的初級班,沐浴在六月的艷陽下,卻比六月的艷陽還要熱烈。除了事先報名的,還有因緣際會到現場候補的,最後四十個學員同堂學習,有的說中文、有的說英文,還有的說日文和俄羅斯語呢。在趙大師以心印心的傳授下,每個人都學會了初級信息功的功法,可以自行採氣、排氣以及練功。